基于乐观和希望的当前市场热情似乎可能属于“非理性繁荣”的范畴,艾伦格林斯潘过去曾用这个术语描述肆无忌惮的热情。

钟师则直言,“滴滴就是在补顺风车的损失,虽然商业模式不一样,但是本质上没差别”。